<ins id='h89lk'></ins><fieldset id='h89lk'></fieldset>

    1. <span id='h89lk'></span>
          <i id='h89lk'><div id='h89lk'><ins id='h89lk'></ins></div></i>
        1. <tr id='h89lk'><strong id='h89lk'></strong><small id='h89lk'></small><button id='h89lk'></button><li id='h89lk'><noscript id='h89lk'><big id='h89lk'></big><dt id='h89lk'></dt></noscript></li></tr><ol id='h89lk'><table id='h89lk'><blockquote id='h89lk'><tbody id='h89l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89lk'></u><kbd id='h89lk'><kbd id='h89lk'></kbd></kbd>
        2. <acronym id='h89lk'><em id='h89lk'></em><td id='h89lk'><div id='h89lk'></div></td></acronym><address id='h89lk'><big id='h89lk'><big id='h89lk'></big><legend id='h89lk'></legend></big></address>

        3. <dl id='h89lk'></dl>

          <code id='h89lk'><strong id='h89lk'></strong></code>
          <i id='h89lk'></i>

            "通俄門"還未結束 "通中東門"又纏上特朗普傢族

            • 时间:
            • 浏览:8

              【環球時報 記者 高文宇】“通俄門”事件要演變成“通中東門”  ?美國媒體披露的最新調查進展顯示  ,美國總統特朗普長子小唐納德2016年大選前曾與來自以色列及海灣國傢的代表見面“共商大計” 。有分析認為  ,這一進展不僅為“通俄門”調查提供瞭一個全新突破口 ,還表明“通俄門”調查短期內不太可能結案  。

              據美國《紐約時報》19日報道  ,小唐納德曾在2016年8月3日——即大選日前3個月左右在紐約特朗普大廈與一個小規模代表團進行會談  。代表團中包括3位“可疑人士”:以色列社交媒體專傢、以色列“Psy”互聯網公司創辦人約珥·紮邁勒  ,代表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王室要員出席本次會談的班農前同僚、“中東通”喬治·納德  ,以及這場會面的組織者、美國現任教育部長德沃斯的弟弟、黑水公司前掌門人埃裡克·普林斯  。

              報道稱  ,參與本次會面的人或對特朗普表達支持立場、或為其提供助選策略  ,力圖將他保進白宮 ,並提前與美國“下一屆政府”的核心圈建立關系 。其中  ,紮邁勒展示瞭自傢網絡公司的政治宣傳和社交媒體操控能力  。據瞭解 ,“Psy”公司雇有多名資深以色列前情報工作者  ,該公司在本次會面前就已準備好一項運營費用高達數百萬美元的社交媒體攻勢計劃——通過數千個“水軍賬號”為特朗普吶喊助威、左右輿論  。納德則表示  ,當時的阿聯酋和沙特兩國的王儲“熱切希望能夠對特朗普當選總統提供援手”  ,他甚至還直接發出邀約  ,請小唐納德前往沙特“與王子一敘”  ,不過遭到婉拒  。

              《紐約時報》稱  ,目前尚不清楚以色列公司的“水軍計劃”是否已經執行  ,但據知情人士透露  ,小唐納德當時對該計劃“十分認可” 。納德也很快被特朗普團隊視為“親密盟友” ,他此後與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見面頻繁  。此外 ,特朗普成功當選後  ,納德曾向紮邁勒支付過一筆200萬美元的巨額報酬 。對於這筆錢款的支付事由以及雙方存在何種“合作關系” ,多方說法不一 。但據媒體瞭解 ,紮邁勒的公司曾為納德一方提供瞭一份報告 ,詳盡闡述社交媒體對特朗普此次贏得大選的幫助  。

              據瞭解  ,小唐納德參與的這次會面是美國“幹預大選”醜聞被披露以來  ,首次出現俄羅斯以外的其他“境外勢力”身影  。以色列《國土報》稱  ,紮邁勒此前已接受過穆勒團隊的問訊 ,美國聯邦調查局也曾專程前往以色列 ,到其名下企業“摸底”  。穆勒團隊還曾在以色列警方協助下沒收過紮邁勒公司的電腦  。普林斯也曾被牽涉進特別檢察官團隊的調查:2017年1月 ,他曾與俄總統普京的一位“親信”在塞舌爾會面  。

              上述會面被曝光後  ,各涉事方迅速發聲撇清責任  。小唐納德的律師證實瞭會面存在  ,稱與會者向小唐納德推介瞭 “社交平臺”和“市場策略” ,不過“他對此毫無興趣”  。紮邁勒和納德的律師則表示  ,二人正積極配合調查 ,但前者的律師否認曾參與特朗普的參選事宜 。有媒體認為  ,特朗普在當選後確實與沙特、阿聯酋走得很近;近日還撤出瞭奧巴馬政府簽訂的伊核協議、與伊朗徹底“撕破臉”  。在一些網友看來  ,特朗普的政策基本符合上述會面各參與方的利益 。不過《紐約時報》稱 ,目前尚無法確定沙特和阿聯酋是否對特朗普的選舉事宜提供過直接幫助  。          

            原標題:“通俄門”調查還未結束 “通中東門”又纏上特朗普傢族